bf88必发下载网-原创小说-优秀文学
当前位置:bf88必发下载网首页 >> 书香南北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书香】风雨中的乡愁(散文)

精品 【书香】风雨中的乡愁(散文)


作者:岚亮 举人,4278.36 游戏积分:0 防御:破坏: 阅读:3018发表时间:2020-11-16 11:45:47
摘要:多少年过去,昔日的少年已成白头。现在,我虽身居城市,但每当天空暴雨如注,我的心儿就会飞到遥远的故乡,回到少年的舟浦,回忆如雨,乡愁无边。

【书香】风雨中的乡愁(散文)
   一个水淋淋、活蹦蹦的镜头,在我的脑海里历久弥新。
   犹记得,故乡一旦风雨浓,向来温柔的柳溪,就一改小桥流水的模样,突然暴怒了。在漫天的雨雾中,山洪像一队棕黄色的马群,沿着弯弯的河道,从上游扬蹄奔腾而来,在路廊槛潭回旋翻滚,然后化成一条怒龙,在村尾的石板桥下卷起千堆雪,消失在松树冈脚下的转弯处。
   路廊槛潭的上首,有一道瀑布。瀑布高不及两米,却阔。一堵黛色的石梁,从南岸爬到北岸,有两竹竿子长。平时,瀑布飞珠泻玉,像一群还没出嫁的村姑站在岩边洗秀发。水帘如绸,水气氤氲,轻柔婉约。暴雨一来,瀑布就变成了一个狂野的猛兽,把原本温和的水潭搅得暴跳如雷,天翻地覆,惊人的心,动人的魄。
   水边,有人斜箬笠,披蓑衣,赤着脚,手执带钩的竹竿,往水里捞东西。汹涌的波涛之上,不时有杂物漂来。毛竹、木头、瓜果,还有连根拔起的树……他们一一把那些东西捞到岸边,然后肩扛手提至老屋门前的天井里叠好,搁着,从不占为己有,等待它们的主人前来认领。
   每每,当风停雨过,洪水退去,上游的村庄总是会有人沿溪寻来。来者往往火急火燎的,哪怕是丢了一个南瓜,仿佛也像掉了心头的一块肉,心痛。乡亲们不会直接带来者去认领被洪水冲来的东西,先把失主截在路廊槛。他们靠在美人靠上,身上湿漉漉的,嘴巴吧达吧达地抽着旱烟,显得很惬意。来者很着急,捞者一点也不急。
   你丢了啥东西?
   是一根放在溪边草棚子里老针杉。
   针杉多大?多长?
   一抱大,五米长,今冬我家盖新屋,用它做栋梁的。
   可有记号?
   有,我用红漆在木头底部写有我的姓。
   好的,那根木头就放在柳溪别院门前的天井上,你扛走吧。
   谢谢哦,大兄弟!
   瞧你说的,都是喝一条水的人,千万别客气。
   这有点像地下党接头对暗号的意思,对上了,是同志,一切好说。但如果对不上,那就对不起了,东西先放着,自个想去吧,等到对上了,再拿走,一点都不含糊。
   这是舟浦人的传统和习惯。俗话说,马无野草不肥,人无横财不富。而舟浦人崇尚的是钱财如粪土、仁义值千金,乡亲们虽然贫穷,但从不贪恋不义之财。
   现在回忆起来,我仍然为故乡感到无比自豪。我可爱的故乡,乡风比春风还清新,乡情比阳光还温暖。
  
   二
   村庄处在一小盆地中,四面环山,夏天多暴雨。大多是在下半晌,日头泼完了火,呼来乌云,猛地刮起一阵旋风,天昏地暗,几声霹雳炸过,暴雨倾盆,千山万壑骤然黄龙奔腾,山洪暴发,冲毁田地庄稼,水洗溪边人家。
   柳溪的河道狭窄,且落差大,惟经舟浦的路郎槛,河道才长出肚子,形成了一个诺大的水潭。因而,路廊槛潭就成了一条河流的回收站。几乎是每次暴雨过后,路廊槛总会演绎出一些失而复得、悲欢离合的故事。
   拾金不昧,是舟浦的文化。
   然而,人心不古,际遇不同,也并非人人如此。
   一年,久旱之后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,洪水泛滥。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大的一场洪水。八成是天塌了,洪水涨上了溪坎,淹没了路廊槛的石板路。洪水无情人有情。照例,村里有人蹚到水浅的地方去打捞东西。像往常一样,玉生叔和“秧地鸭”俩人最积极。那一次,他俩捞到宝贝了。玉生叔的长钩,钩住了一副针杉寿棺。秧地鸭更厉害,居然拖来了一头大肥猪。在舟浦,随便换作任何人,没二话,按规矩办,物归原主。但遇到这两个活宝,就有好戏看了。
   黄昏时分,路廊槛一片嘈杂。寿棺是新门台元松公的。元松公对玉生叔说,玉生,那寿棺是我的。玉生叔说,你讲你的就是你的了,可有记号?元松公说,记号没做,颜色是红的。玉生叔不屑地说,棺木不是刷红漆,就是刷黑漆,没见过有黄的和绿的,这能说明什么?元木公说,我如果骗你,我是狗生的,要不我给你二十斤米,让我抬回去?玉生叔不依不饶地说,二十斤米,算个屁,哄小孩吗,空口无凭,不行!
   元松公无奈,只好请村支书耀宗公裁决。耀宗公唤来大洋房的木匠国珍叔,国珍叔说,这寿棺确实是元松公的,因为寿棺就是元松公请他打的。最后,耀宗公拍板道,按规矩,元松把这寿棺抬走便是,但考虑到玉生家里快揭不开锅了,加之打捞这寿棺也不容易,元松兄弟,除了二十斤白米,你再另加一坛糯米酒作为谢礼吧。
   耀宗公摆平寿棺后,接着到秧地鸭家中处理大肥猪的事。大肥猪是源底一个老婆婆养的,洪水冲塌了她家的猪舍,顺带冲走了猪。秧地鸭将猪捞起的时候,猪已死了,但他不嫌弃,直接把猪抬到家中。耀宗公赶到时,滚汤猪凳和猪桶都备好了,秧地鸭手持宰猪刀,正欲宰猪。
   源底婆说,这猪是我养的。
   你养的,你的猪长得啥样子,可有记号?秧地鸭抖着亮晃晃的宰猪刀说。
   有记号,我的猪是大黑猪,全身长黑毛,就是猪屁股长有一斑白毛。
   秧地鸭朝猪桶呸了口痰,冷笑道,你去看看那头猪吧,看看屁股是否长有白毛?
   源底婆上前一看,愣住了。这猪明明是她养的,见鬼了,屁股的毛咋变黑了呢。她一急,人就昏了过去。
   大家一阵手忙脚乱,把源底婆弄醒。耀宗公提来一桶冷水,朝猪屁股边淋边擦,涂在猪身上的墨汁渐渐褪去,露出了一个两巴掌大的白斑。
   秧地鸭,这猪确实是源底婆的,我说这样吧,你把猪宰了,猪头归你,其余的给人家还回去,昨样?耀宗公说。
   换作别人,他肯定要骂娘,太不地道了。但秧地鸭是舟浦头号的浪荡子,不好惹。
   秧地鸭赤着脸说,仅一个猪头咋够,我给你一个面子,把猪心、猪肝、猪肺、猪胃、猪肠、猪尾巴一起留下吧,否则,没商量!
   当晚,秧地鸭把猪头煮了,拉上玉生叔,捎上那一坛酒,俩人配猪头肉喝酒。中途秧地鸭到茅坑拉屎,一去就不返。玉生叔赶将过去,发现秧地鸭掉到粪坑里去了,差点被粪便淹死。
   事后,村民们说,这叫现世报。
  
   三
   山村多少事,皆在暴雨后。
   那时候,我亦如此。一件与暴雨有关的往事,至今令我难以忘怀。
   故事发生在十岁那年。夏天的傍晚,暴雨过后。我放学回家,发小“豺狗”在路廊槛跳着大声唤我,狗亮,带你捉泥鳅去。豹狗是旷野的儿子,干的尽是些野事,什么诱溪蟹啦、捕知了啦、吊青蛙啦、掏鸟窝啦,件件桩桩都很好玩。我将书包往他家里的椅子上一放,就屁颠屁颠地跟他去了。
   天上响着雷,飘着雨。我们戴上箬笠,穿着蓑衣头,每人扛一把锄头板儿,拎着小泥箕和小水桶,到凤尾垅的梯田上捉泥鳅。
   稻田的稻禾绿油油的,田水满盈盈的。
   我说,田水这么满,泥鳅咋捉呢?
   豺狗说,有窍门的,到水缺下去捉,你就跟着我,保证晚上泥鳅让你吃个够。
   每一丘水田,在田埂上都开有一二个排水的缺口,舟浦人把那叫作“水缺”。平时,田水浅,水缺口不会流水。暴雨后,田水涨了,梯田上所有的水缺便成了一条条泄洪道,像一个个小瀑布,哗啦啦地顺着田坎往下丘田流。而每个水缺下,皆被水流冲出了一个小水洼。
   豺狗爬到上丘田的田埂,先用田泥把水缺给堵了,使水缺断了流,然后在小水洼边,用田泥拦成一道坝。他朝我眨眼说,告诉你,大雨一下,田里的泥鳅就全游到小水洼里去了。我说,可能吗?豺狗说,你看好了,可能不可能,马上就见分晓。他拎起小泥箕,把水洼里的水往田里戽。末几,水洼的水浅了。果然,水洼里挤满了泥鳅,大的拇指般大,小的也有小指般粗。豺狗双手抓住泥箕,沿着水洼倏然兜了过去,手一提,泥箕上便有十几尾泥鳅在活蹦乱跳。
   原来捉泥鳅如此简单,我看了一遍,就学会了。接下来,我来到另一丘田的水缺下,照样照葫芦,一泥箕兜过去,就捉到了好几尾黑皮黄花红尾的泥鳅。我的运气特别好,除了泥鳅,还捞到一条三指大的红鲤鱼。细一瞧,水洼里还有鲤鱼在游。我喜出望外,叫道,豺狗,你快来,这里有鲤鱼。豺狗像野兔般飞了过来,抹把脸上的泥巴说,这鲤鱼不能捉,得把它放了。我问,这是为何?豺狗说,鲤鱼是人家养的,不能捉,这是规矩。
   我们在稻田的水缺上捉了一会,就来到了小溪的溪滩上。此时,洪水退了。溪坎的上方,是一丘很大的稻田,水缺的水,仍然在哗哗地流。溪坎脚,有一个很大的水洼子。水洼的边上,长着茵茵的油草,还有几丛蓬勃的紫蓼。豹狗爬到溪坎上堵水缺,我在水洼边拦坝戽水。水浅了,我用泥箕去捕泥鳅。当我提起泥箕时,乖乖,全是大泥鳅,在泥箕里上弹跳,真凑巧,还有一条一巴掌大的黑鲤鱼。这下我有经验了,我准备把鲤鱼放掉。
   豺狗看见了,喊道,不要放,不要放!他接过泥箕,卜咚一声把鱼和泥鳅倒在小水桶里。我问,这是为何,不是说鲤鱼不能捉的吗?豺狗说,你不懂,这鱼是在溪边捉来的,溪里的鱼我们是可以把它捉回家的,这是规矩。
   想不到,捉个泥鳅,还有这么多的规矩。回家的时候,雨过天青。我和豺狗提着小半桶泥鳅,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甭提有多开心了……
   光阴荏苒。多少年过去,昔日的少年已成白头。现在,我虽身居城市,但每当天空暴雨如注,我的心儿就会飞到遥远的故乡,回到少年的舟浦,回忆如雨,乡愁无边。
  

共 3414 字 1 页 首页1
转到
【编者按】每一个成年人的心底最深处,都藏着一段关于乡土人与物的某些片段,这些片段里,或有温情,或有快乐,更或者有一些难忘的人与事,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加变得清晰而真实,但不同的是,曾经的表象,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慢慢变得越来越具象,变得富有深意,假若用心去会意,你会发现其中的一点一滴中,都折射着当时当下的真实的人文。散文《风雨中的乡愁》看似在写暴雨,及暴雨之后的景象,实际文字的深处是在写家乡人文,以及家乡人的真善美,抒发关于家乡的点点滴滴,关于家乡的回忆,直至 乡愁。作品分三部分构成,第一部分,文字面上描写着雨后舟浦人打捞上游而来的物品,并在确认无误后,毫不犹豫地归还主人。这一部分,读者看到的是乡民的“善”。正如原文那句“乡亲们虽然贫穷,但从不贪恋不义之财。”散文第二部分,文字面上写的是玉生叔钩住了元松公的棺木后,贫穷的玉生叔不愿意就此归还,最终以二十斤白米一坛酒做交换,以及秧地鸭抓到了源底婆的大肥猪后,最终以留下猪心、猪肝、猪肺、猪胃、猪肠、猪尾巴做代价。文字的表象上似乎看到的是两位刁钻的村民,但仔细研读会发现,这正是村民的“真”。打捞雨后漂流物品实际并非易事,无偿归还者,纵然高尚,可谓大善,但索要一点回报,绝非刁钻,有付出要有回报,天经地义,何况玉生叔和秧地鸭的日子本身也不好过,拿些回馈,无可厚非,此所谓“真”也。作品第三部分,抒写了儿时,雨后与伙伴抓泥鳅的故事。抓泥鳅有敲门,但更有规矩,这是这部分的点睛之笔。泥地的泥鳅可以随便抓,但人家养的鱼却不能动,这是规矩,相反,溪里的鱼却是可以抓回家的,这也是规矩,此部分,可以认为是“美”,真善美的美。作品通过三部分,三千多字,通过记忆中而是家乡雨后的景致,折射出了村民、家乡人的真善美,更渗透出隐隐约约的、关于乡土的眷恋之情,回忆如雨,乡愁漫漫而来。作品语言凝练精悍,文字结构井然有序,不论表象的文风,还是文字深处的蕴意,都体现得恰到好处,佳作,倾情推荐文友共赏。【编辑:雪凌文字】【江山编辑部•精品推荐F202011190001】

大家来说说

用户名:  密码:  
1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雪凌文字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6 11:46:28
  感谢老师支持书香社,问候冬安笔硕。
著文写诗,记录生活,更是记录人生!
2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6 12:53:46
  谢谢雪凌老师的雅编,辛苦敬茶!
3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北方天马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6 21:28:50
  暴雨柳溪,波澜壮阔,瀑水飞溅,为之惊。山村多少事,皆在暴雨后,暴雨无情人有情,朴实善良的山民,为之赞,雨田捉鱼,有情有调,有乐有趣,为之羡,白发忆年少,闹市思故土,一年一地人渐老,三别三离故乡情。亮友好文笔,致意支持书香,欢迎精彩继续,问安
4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6 22:22:50
  北方天马老师的留言充满诗意画意,让人欢喜。彩虹总在风雨后,暴雨之后,大浪淘沙,是可以显现一些人情冷热的。谢谢你,敬茶!!
5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空山月影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7 07:26:46
  雨后的情形勾起了许多回忆,印象最深的是那一领深棕色的蓑衣斗笠,老师的文章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6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7 12:14:55
  谢谢空山月影老师来访留言。小文拙作,得你赏目,荣幸!
7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林间风吟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7 13:54:55
  “山村多少事,皆在暴雨后”,乡恋多少情,皆在回忆中。每每读岚亮老师的文,总能感受到浓得化不开的家乡情,欣赏学习了!
8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7 17:58:03
  拙作能得林间风吟老师一阅,欣慰。敬茶!
9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孤独小男孩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8 00:59:43
  雨后的乡间,有着别样的风采。文字接地气,乡音乡情满满地承载着,读来朗朗上口,满口生香。老师的文笔依旧那么稳健,文字间的韵味还是那么的丰厚!又读老师的好文,祝老师身体健康,文丰笔健!
10 楼        文友:岚亮        2020-11-18 08:39:32
  孤独兄弟好!弹指之间,到江山闯荡一年整,几多感慨,收获满满。感谢兄弟高看一眼。江山风雨浓、无限情,情义无价。喜欢你的森林系列,谨祝你在江山创作愉快,精彩不断!
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
转到
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
分享按钮